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栏目:刮痧 来源:150家地方网站套餐 时间:2019-11-02

动画片《寻梦环游记》,延续皮克斯系列动画亲情互动、生死哲思和冒险寻找的类型风格。将墨西哥本土民俗节日亡灵节,作为主要背景,。通过描绘墨西哥少年米格尔寻梦之旅的奇幻画卷, 对家庭观念、理想追求、生死观展开思考。该影片呼应了近年,对价值取向及对社会现实的感性关怀, 特别就墨西哥移民及美国地缘政治问题。阐明了好莱坞电影创作者拥抱多元文化的全球观。《寻梦环游记》将"寻找"这一人类最古老的母题作为核心叙事,表达了墨西哥族裔,在殖民主义文化霸权的影响下, 对本国传统文化与民族核心价值的执着坚守。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米格尔与曾祖母可可

《寻梦环游记》主要以属于先人的亡灵世界为叙事主线, 主要人物的主要身份也集中于鬼神灵魂。对于死亡和亡灵的情感表达, 影片并没有沾染主流文化关于死亡的负面色彩,。而是将死亡与家庭温暖、亲人团聚相联系, 对墨西哥文化独特而另类的生死观展开探讨与思考,。构建了一个从影片到现实的墨西哥本土文化。亡灵节是墨西哥最具本土特色的传统节日, 类似于中国的清明节。它是墨西哥印第安文化和西班牙文化结合的产物。每年的11月1日是纪念死去儿童的"幼灵节"、11月2日是纪念死去成人的"成灵节"。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米格尔见到了自己的祖先

影片对生死的细微体察与现实生活的民俗节日如此默契, 给予了观众"恰逢其时"的品阅氛围。与主流文化对死亡主题采取恐惧、悲戚、严肃的渲染不同, 墨西哥人祖先有着奇特的生死观。他们认为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 而是新的起点。死亡其实是生命的回照。死亡才显示出生命的最高意义, 是生的反面, 也是生的补充。这是《寻梦环游记》的文化底色, 越呈现边缘性的文化景观, 其奇幻程度也越高。影片用各种节日符号堆砌出专属于墨西哥的亡灵节记忆:绚烂鲜艳的万寿菊、层层垒起的祭台、各式各样的彩色剪纸、形态各异的骷髅彩绘, 还有热情洋溢的热带音乐、鲜甜可口的甜点美食等等。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两人还未相认

墨西哥人异彩纷呈的死者在棺, 生者狂欢之景象被一一展现。人们相聚在家中或亲友的墓地, 在烛光营造的氛围下, 或追思缅怀、或谈天说笑、或吃喝唱歌, 死亡及死亡的象征。生者藉由思念、相片、烛光、焚香、祭品、逝者生前喜爱的物品等, 守着黑夜迎接逝去亲友在一年一度的日子里回来相聚。基于墨西哥人对死亡的乐观轻松态度, 《寻梦环游记》对于生死观进行了更加温情动人的书写。影片中故去的亲人因为有照片供奉于祭台上, 有记忆存在于亲人心中, 即使他们在生物学层面停止了生命活动, 但依靠被亲人铭记而长存于靠记忆维持运转的亡灵世界。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家族的祖先们

米格尔误闯亡灵世界, 刚到墓园就遇到了已经是骷髅形象的亲人, 那些亲人大多都在米格尔年幼无知时死亡, 却因为相片长时间放在家中最为重要的祭台上,而被米格尔一眼认出。同时, 米格尔的亲人们在亡灵世界仍然聚集在一个大家庭中, 和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 和人世间的家庭别无二致。《寻梦环游记》中去除鬼魂的恐怖情感色彩, 用亲情和家人团聚作为人鬼相连的情感表达。展示着墨西哥文化对于家庭集体的重视与敬畏。亡灵世界的"人类"全部以骷髅形象示人, 各类鬼怪形象贯穿整个画面。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第一次遇到偶像歌神

正是用鬼怪的假面形象, 将墨西哥文化, 特别是以亡灵节为代表的民俗传统, 进行奇观化的视觉呈现和表达, 进而展开对死亡和生命的另类探讨与解读。影片将世界划分为人间世界和亡灵国度, 分别代表人生命活动的存在和记忆活动的存在, 传统意义的死亡并不意味着整个生命的结束, 而是记忆活动生命的开始。引导大众文化减少对生与死的对立看法, 进而更多地将生与死放在平等相近的位置进行思考。在寻梦的过程中, 米格尔见证了曾祖母可可与其父亲埃克托因为记忆相互指引、灵魂不灭的亲情指认过程,。同时也感知着高祖埃克托、高祖母伊梅尔达、歌神德拉库斯三个人物对于追求理想截然不同的态度。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那张被撕毁的照片

"寻梦"不仅体现了对于墨西哥传统民族文化的守护和珍存, 更体现了对个人与家庭、理想与现实的抉择和平衡。高祖母伊梅尔达热爱音乐, 与丈夫埃克托鸾凤和鸣。最终为了照顾女儿与丈夫分道扬镳。开辟自己的制鞋产业, 为了大家庭的利益而牺牲个人梦想。"妇人弱也, 而为母则强。"为了杜绝因为理想而抛弃家庭的惨剧再现, 伊梅尔达变成了一个竭力守护家庭的极端分子。这种对现代科技依赖较小的家庭作坊式手工业, 表现出墨西哥本土经济发展较落后、重视家庭整体力量的特点。墨西哥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 其社会发展也呈现着注重整体轻视个性的特点, 家庭固有的稳定结构也对个人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米格尔的祖母

埃克托用远离故乡表明自己追求理想的决绝态度, 背井离乡的他用身体演绎着本土文化的开拓和传播。在传承过程中, 他逐渐发现自己抛妻弃子的极端行为让他失去了归属, 理想主义者的寻梦之旅也失去了起点和终点, 成了一个漫无边际的无栖之身。米格尔同样担负着传承文化的重任, 对埃克托的整个营救行为, 就是他对埃克托断根式文化苦旅的拯救, 更是他作为新的文化传承者, 在坚守中继承、在继承中发展的体现。最后米格尔带着祝福、亲情和记忆继续追寻音乐梦想, 对于生死有了超越寻常意义的理解。他也在理想与家庭的平衡中履行着民族音乐之梦,还有本土文化之魂的坚守与传承。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米格尔的音乐梦想

与此同时, 另一位重要人物、影片英文名CO-CO的来源。曾祖母可可, 虽然大部分时间处于近乎失语的状态, 但她诠释了现世记忆拥有者最后的存在与消亡。可可最初生活在一个充满温暖亲情、音乐理想的和睦家庭中, 之后见证了父亲形象的崩塌与母亲角色的建立。在可可弥留之际帮助其重新找回关于父亲的记忆, 哼唱起饱含亲情温暖和童年回忆的"Remember Me"。作为在世的家庭成员, 只有可可和米格尔同时拥有关于埃克托的记忆, 因此米格尔这一人物形象不仅可以看作是他个人, 而在他游走于人间世界和亡灵世界的过程中, 也成为承接曾祖母可可记忆的化身。祖孙二人见证了一系列男性角色的崩塌和重建、女性 角色的独立和继承。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米格尔在此穿越亡灵世界

曾祖母可可作为最后的记忆拥有者, 是见证者和寻梦者, 米格尔作为最新的记忆继承者, 是行动的寻梦者和见证者。影片中文名《寻梦环游记》与英文片名COCO看似毫无关联, 其实是赋予了米格尔和可可之间角色的勾连关系,那就是寻梦。 不仅是米格尔寻找音乐梦想, 还有可可寻找父亲、亲情、家庭、童年等梦想。好莱坞大制片厂出品的动画长片, 一直以来有着鲜明的文化主张和政治诉求。《寻梦环游记》正是以墨西哥为浓缩, 赋予主人公米格尔文化离散者的身份和远离故乡的旅程。

墨西哥亡灵节的奇妙之旅,离我们而去的人,正在某处默默祝福

猪皮哥的最后弥留

这不仅是一个少年的成长和一段奇妙的经历,本质上来说是对于文化离散者关于故乡的感念深思和离散过程中的抉择平衡, 是生死观的另类领悟和价值观的衡量。最终打动人的还是它传递给我们的爱与亲情。影片传达了一个能引起任何年龄段的人共鸣的话题, 爱和亲情是人类永恒的追求。它让我们坚信, 一个人不管走到哪里, 家永远是我们心灵的港湾, 亲情永远是我们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根弦, 爱让我们的生命更有温度, 也让我们的内心充满力量。让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更加注重个人修养、重视家庭伦理、营造良好的家庭氛围, 一个个和睦的家庭必将有助于和谐社会的形成。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